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Googol!

天行有常,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日志

 
 

关于科学  

2006-11-25 18:19:46|  分类: 积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Karl的blog上贴了一篇让我不爽的文章,想了想,觉得有必要总结一下最近看到的一些观点,顺便也做为对Karl文章的一篇回应吧。

 

Karl的文章中提出了一个观点:不能对所谓的“伪科学”做不明智的否定。那么首先的问题,就是什么是“伪科学”,为了解释什么是“伪科学”,需要先界定什么是“科学”。

 

科学不应该是一种既定事实或者理论。比如牛顿力学已经被广泛认为是狭义相对论在低速时的近似,也就是说,牛顿力学是错误的,狭义相对论更符合物体运动的真相,或者说,牛顿力学曾经是代表性的科学成果,但现在不是了。但是在平时生活中,我们经常使用牛顿力学来求解物体运动,谁也不会说这不科学,因为我们应用这种知识已经足以有效解决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呃,你说你要在生活中发射火箭?抱歉,不在讨论之列。)由这个例子,可以说明科学不能,也不应该是既定的事实或理论。科学,应该指的是一种过程,更近一步的,是一种衡量标准。如果我说某个事物或者理论是“科学的”,代表这个事物或者理论符合一系列既定的过程和标准。如果我说某个人是具有“科学精神的”,代表他在行为做事上能够满足一定的过程和标准,且其使用的理论是“科学的”。

 

我在给Karl的回帖中提到了一个对科学的定义:首先是质疑,其次是求证。这两步代表了一个完整的过程,但是说的太简略了。《道德经》云:道可道,非常道。由于对于一些预置概念的不统一,同一种表述,很有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因为这不是一篇真正的论文,因此,如果有人对我的一些概念有质疑,可以之后进行探讨。我就不详细表述所有的预置条件了。

 

先说质疑。我认为,质疑的概念可以是非常宽泛的。并不能因为某些人是权威,因此对这些人的质疑就是错的,或者说某些理论是权威,对这些理论的质疑就是错的。但是,这里需要指明的一点是,任何人都有可以质疑权威,同时,任何人也可以质疑“质疑权威”。质疑权威不能因为其质疑的是权威,就得到任何特殊的保护(权威更不应该得到任何特殊的保护)。因此,在我看来,方舟子质疑一些伪科学的观点,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更重要的是后面的求证。这里的求证需要满足很多条件,才能叫做有效的证据。而有效的证据,才是科学的真正精髓。

 

首先的一点,举出来的证据要能直接证明自己提出的观点。这点看似简单,实则不然,比如,八卦宇宙论在证明自己正确时,多次强调刘子华是法国博士。这里,博士身份并不能直接证明其理论的正确性,典型的拉大旗做虎皮。

 

第二点,所举的论据不能经过特殊的筛选。关于筛选论据,封建迷信宗教等方面做的最好,比如现在的算命,总说自己算对了多少多少,但是算错了的呢?如果算对的比例仅仅占所有的百分之几到百分之十几,这个实在不能说是算命的算得准。再比如当年传得沸沸扬扬得百慕大三角,仅仅举出了哪天哪艘船失踪,但并不说明实际上当天还有很多其他船只途径百慕大却安然无恙得事实。再举回那个八卦宇宙论,刘子华的博士头衔是“文学博士”,但是在其网站及论文中却都仅仅提及“博士”,很显然,这是一个被阉割了的证据。

 

第三点,论据的可重复性。一个论据,应该是可知的,客观的,正确的,有效的。这些特点都表明,证据本身应该是可重复的。比如某些气功大师宣称的超自然现象或者超科学现象,只能由其表演者完成,而且还要限制时间地点人物物品,如果别人要替换某个物品,或者换个地方表演,就声称什么“功力已尽”,这种东西实在不能拿来做为其超自然现象的论据。

 

第四点,利用论据证明的过程要正确。仅仅论据的正确,并不能证明观点的正确,还需要用观点来说明证据为什么正确。这点上,“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的观点并不正确。比如,某些中药确实正确,但并不能说明中医理论就是正确,还要看中医理论是如何论证这个药的正确性的,这个论证的过程中是否“科学”。注意,这里一个过程的“科学”与一个观点的“科学”是不同的,同样的理论,可能对一个论据做很合理的解释,但是却无法对另一个论据做合理解释,这种“不可重复性”,只能证明理论的不“科学”

 

那好,引回原来的话题,看看方舟子对八卦宇宙论的评价是否“科学”:(我的证据皆来自新语丝的相关文章。原始出处我懒得找了,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查询)

 

原告声称:“法国巴黎大学因此于1943年正式授予刘子华博士学位。”这个证据之前已经说过了,并不能证明八卦宇宙论的正确。同时,由于原告故意隐去“文学博士”的特指,确实有故意误导读者的嫌疑。请想一想“博士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和“文学博士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哪个更可信一些?或者说“博士写了篇深入分析通俗文学的文章”和“文学博士写了篇深入分析通俗文学的文章”,哪篇文章更可信一些?

 

另外,原告举证:“《华西都市报》又刊登了一篇《65年前他预测出第十大行星》的文章,介绍了刘子华对太阳系存在‘木王星’的预言,并引用成都飞机研究所李力知研究员的话:‘早在65年前,第十大行星就被四川天文学家刘子华运用《易经》八卦推测出来了!当时还得到过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评审,轰动了天文学界。’”,同时刘子华自称“与托勒密、布鲁诺齐名的天文学家”“中国的哥白尼”。甚至“刘子华的故乡四川简阳成立刘子华学术研究会,为其立雕像,建纪念馆”。而《北京科技报》“以记者调查的方式采访了该文的报料人李力知,介绍了李力知对其所知的刘子华和刘子华‘八卦宇宙论’的看法,并得出结论:‘李力知并不认识“中国的哥白尼”’”,至于原告的其他证据,在网上及通常的知识中并不能查到欧洲天文界曾经历过什么与“中国的哥白尼”有关的轰动报道,甚至没有“中国的哥白尼”这样的字眼(也可能我翻成英文翻的不对,至少我查Copernicus,并不能找到哪些与chinese并列的网页。),其有效性原告不能做进一步的证明。

 

再看判词:“方是民却由批驳刘子华的理论上升到评价刘子华的人格,用‘欺世盗名的行径’、‘欺世盗名之徒’、‘来自中国的江湖术士’等没有任何根据且带有明显丑化、侮辱性质的词汇来形容刘子华,确实使刘子华的人格受到了贬损,名誉受到了侵害,因此方是民的行为构成了对刘子华名誉权的侵害。”侵害一个人的名誉,要看对被侵害人的描述是否属实。如果原告不能证明“中国的哥白尼”“与托勒密、布鲁诺齐名的天文学家”“得到爱因斯坦的评审”等论断的正确性,那么刘子华“欺世盗名”的行径必然成立。至少“李力知研究员的话”已经被证伪,原告的证据已经符合“欺世”之名,因此,可以说,方舟子对刘子华的描述是符合客观事实的,并不能认为使其“名誉权受到侵害”。

 

至于方舟子批驳其他“伪科学”,也都有确凿的证据,严谨的论证,不一一列举。

 

后记:

本来还想再写点,比如关于科学论点可以预测某些对其有力的论据(广义相对论预测光在引力场中弯曲);在多学科中交叉印证(物理理论在生物,天文,化学中同样适用);科学观点的可辩论性(所有推动科学革命的观点,无不是在辩论中成长起来的);以及在出现“不可重复的现象”时,是相信神秘主义的解释,还是相信某些用已知的科学观点的解释更“科学”的问题(比如对于金字塔、百慕大三角,水怪等东西的解释)。但是我懒,不写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科学与怪异》一书。

 

另外,引用法拉第的一句名言做结束:

没有什么东西会奇妙到不真实的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